八旬老人追夢不止 經典粵曲“聲”入人心
南區龍環村老戲迷鮑兆根吹拉彈唱皆精通,見證村曲藝社的變遷
發布時間:2019-10-23 來源:中山日報


   根叔撥弄琴弦奏出美妙音樂。他希望有更多年輕人加入曲藝社,把戲曲傳承下去。

抱起金色的薩克斯,年過八旬、身材精瘦的鮑兆根熟練地吹奏粵曲伴奏,他是中山南區龍環村“韶雅山房”曲藝社的一員,“曲藝社中所有樂器我都會,而且曲藝社只有我會薩克斯。”他邊自豪地說,邊輕輕撥弄其他弦樂。2018年12月,在龍環經聯社的號召下,熱心村民共同出資重建曲藝社,沉寂幾十年的曲藝社重煥活力。如今,曲藝社每周都在金溪、渡頭、神灣和龍環村等地演奏戲曲,更在今年龍環村的老人宴上精彩演出,經典粵曲“聲”入人心。

村里人愛聽、村外人贊賞的曲藝社

走進“韶雅山房”曲藝社,只見各類樂器依次放在柜架上,譜架置于一角,紅色的鼓十分醒目,室內陳設嶄新且齊全。說起曲藝社的“威水史”,鮑兆根倍感自豪,曲藝社歷史悠久,在上世紀四五十年代時,“韶雅山房”是村里人愛聽、村外人也倍加贊賞的曲藝社。“我16歲加入曲藝社,干完農活,村里人就不約而同地聚集起來玩音樂。”根叔回憶說,自己從小對音樂特別感興趣,常虛心向樂手請教,“那時大家十分熱心地教我演奏樂器,我還常跑到其他村去求教,薩克斯風就是這樣練成的,至今我都是村里唯一一個會演奏薩克斯的樂手。”

據根叔介紹,當年的曲藝社有布景、燈光、主角、配角等三十余人,一共排了《胡不歸》《百花開遍朵朵紅》等五班大戲,每一班都有自己的身影,“我們常在晚上八點到十點半訓練,每班戲的排練都需兩三個月才能完成。演奏和演唱方式都有嚴格規定,若違反會被嚴厲批評。”根叔坦言,自己雖不懂樂理,但善于聆聽和勤奮訓練足以讓他熟練掌握每出戲,有時為了提升演出質量,曲藝社還會集體買票去看相同曲目的演出,邊欣賞邊從中學習。經過大家努力,曲藝社逐漸聲名遠揚,常被邀請外出表演,“我們帶上各自的樂器,騎上自行車去別的村鎮演出。演出結束后,對方會請我們喝碗粥作為報酬。”

曲藝社重煥生機,為戲曲傳承助力

盡管曾紅極一時,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左右,“韶雅山房”曲藝社因為歷史原因而日漸式微,這讓成員們感到惋惜,當時很多成員去往其他城市發展,根叔把對曲藝的熱愛隱藏于心,也甚少碰樂器。

在曲藝社沉寂的日子里,有不少村民仍割舍不下戲曲夢,強烈希望復興曲藝社。2018年12月,在龍環經聯社的號召下,熱心村民共同出資修葺場地,又從廣州買樂器,重建曲藝社,“韶雅山房”煥發生機。

如今,年過八旬的根叔又可以與同伴們在曲藝社吹拉彈唱,但彈奏的曲子與以往不同,“大家現在喜歡唱新曲,例如《七月七日長生殿》《琵琶行》等,如何適應新曲,對我們老一代來說是個挑戰。”除此之外,演奏方式也較往昔有差別,“以前的演出中,樂手根據唱戲人的暗號來演奏,這叫‘手影’,但現在大家都看樂譜,沒人用暗號了。”

同村的耄耋老人梁漢樞是曲藝社的忠實粉絲,每周末曲藝社演奏時,老人都來“捧場”, “每逢周末下午,曲藝社十分熱鬧,經典粵曲引得聽眾沉醉不已,曲藝社門前空地和隔壁活動室都坐了戲迷。”梁漢樞笑著說,在今年重陽節,村里舉辦老人宴,曲藝社也登臺精彩演繹一番,“能重新看到曲藝社演出,我很開心,曲子飄揚的時候感覺所有煩惱一掃而空。”

在曲藝社重建后,無論戲迷還是樂手,大多是上年紀的老人,根叔希望能有年輕人過來學習,體驗粵曲的魅力,將戲曲傳承下去,“我當年受老樂手指點學會樂器,所以只要有愿意學習的年輕人,我們會以同樣的方式傾囊相授。”

中山網微信
掌上中山微信
版權與免責聲明:
①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”為“中山日報”、“中山商報”、“中山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視頻,版權均屬中山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被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中山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② 本網未注明“來源”為“中山日報”、“中山商報”、“中山網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來源:中山網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文章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。
③ 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中山網聯系。
聯系人:陳小姐(電話:0760-88238276)。
内蒙古快三购买